余弓卜等协议纠纷 合同纠纷

2020-09-160

原告:泰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余弓卜,成海林。案件事实与理由:2015年11月,原告同时与被告等主体签定了《利润允诺补偿协议书》,其中誓约被告允诺上海博辕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全称“博辕信息”)2019年度构建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即原告)的净利润数为10,689.25万元。若未超过上述利润数,则被告不应依据该协议的誓约向原告作出补偿。补偿方式为应该优先以现金展开补偿,现金补偿严重不足部分以被告通过本次发售股份出售资产获得的届时尚未出售的原告股份展开补偿,该等补偿的股份由原告以1元的价格展开买入并不予吊销。当年不应补偿股份数量的计算公式为:当年不应补偿股份数量=(当年不应补偿金额-当年已缴纳的现金补偿金额)/本次发售股份出售资产的发售价格。若被告在盈利允诺期内有现金收益的,被告不应补偿股份在补偿实行前各年度总计取得的收益收益,不应随之由原告拥有。2020年04月24日,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类似普通合伙)开具《业绩允诺已完成情况审查报告》(大信专审字[2020]第6-00021号)(以下全称“《专项审查报告》”),审议博辕信息2019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数为9,028.85万元,大于被告在《利润允诺补偿协议书》允诺的博辕信息同期净利润数10,689.25万元。按照《利润允诺补偿协议书》誓约,在博辕信息未构建允诺净利润数的情况下,被告应该向原告以现金形式展开业绩补偿,现金严重不足部分以原告股份展开补偿。按照上述协议誓约的补偿计算出来方式融合博辕信息2019年度净利润构建情况,被告不应向原告补偿合计现金23,577,419.81元(其中胡健15,851,899.36元、余弓卜5,028,877.29元、成海林2,696,643.16元),若被告无法补偿现金的,则应该按照《利润允诺补偿协议书》规定的计算出来方式换算成适当数量的原告股份(最低合计不多达2,292,495股)(其中胡健1,541,322股、余弓卜488,971股、成海林262,202股)补偿给原告,原告以1元的价格展开买入并不予吊销。且被告上述不应归还的合计最低不多达2,292,495股原告股份对应的2015-2017年度收益款为合计人民币591,463.47元(其中胡健397,660.96元、余弓卜126,154.48元、成海林67,648.03元),被告必须一并归还原告。另据原告认识到,2017年被告胡健与第三人华融证券签订了:(1)《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买入交易业务协议(A版)》、(2)《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买入交易业务协议(A版)补足协议书》及(3)编号为20170100733102、20170100743102、20170100753102三份《股票质押式买入交易交易协议书(初始交易)》,被告胡健将其通过案牵涉交易取得原告股份中的计8,378,500股质押给第三人华融证券。公司与余弓卜、成海林的明确诉讼请求1、催促案件首府法院判令被告余弓卜及出海林向原告缴纳《利润允诺补偿协议书》项下2019年度利润允诺补偿款合计现金7,725,520.45元(其中余弓卜5,028,877.29元、成海林2,696,643.16元)。2、催促案件首府法院判令若被告无法足额向原告缴纳上述利润允诺补偿款的情况下,则不应将缴纳严重不足部分的现金按照《利润允诺补偿协议书》规定的计算出来方式换算成适当数量的原告股份数(最低合计不多达751,173股,其中余弓卜488,971股、成海林262,202股)交付给原告,由原告以总价1元展开买入并不予吊销;并且判令被告将上述最低不多达751,173股对应的2015-2017年度收益款最低不多达人民币193,802.51元(其中余弓卜126,154.48元、成海林67,648.03元)元回到至原告。3、催促案件首府法院判令被告余弓卜及出海林分担案件诉讼费。

法律援助

Contact us

援助热线:

17706518101

服务时间7 x 24小时

微信关注:《LawFact》

留言咨询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免费为您解答

关于LawFact平台

青年律师孵化器

法可投(LawFact)平台,坐落于中国硅谷杭州,专注于法律AI大数据及青年律师IP塑造,激发法学专业及执业三年内的青年律师潜能,以“用援助的心态投资案件,用合适的案件投资律师”为理念,为青年律师搭建一个快速成长的良性平台。加入我们,选择成为精英律师!

快速通道